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双马会论坛www.748182.com,开奖直播,状元红599299,0777红姐救世百度,港京印刷图源660555,s380000.com,www.422446.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状元红599299 >

第399章:麻烦

发布日期:2019-07-22 10:22   来源:未知   阅读:

  助理把安带系上,往后坐看了一眼,见杜泽明一脸平静,没有要表示的样子,默默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发动汽车,往高阳市扬长而去。

  车内无比安静,只剩下音乐在静静流淌,车辆继续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不知疲倦,一路穿行。夜色逐渐深沉,路上的车也越来越少,助理见状便拉动自动挡踩下油门开到了100迈,车辆像离弦的箭往高阳市快速赶去。

  助理停稳车,看着靠在车上闭目养神,脸上还带着愠怒的杜泽明,小心翼翼唤醒他:“杜总,您家到了。”

  杜泽明睁开眼睛看了下四周,伸了伸手臂,活动活动筋骨,拉开车门往外走,对着助理扔下一句话:“明天七点来接我,提前一个小时到公司。”也不等助理回复他,径直往小区深处走去了

  早上七点半,杜泽明的专车停靠在里集团门口五十米开外,助理看着集团门口与平常没什么区别,照样是只有公司的员工走动,转回头对他说:“总裁,公司门口一切正常。”

  今天是出事后的第二天,杜泽明为了防止有记者堵在公司门口采访他,特意让助理提早了一个小时来接他。

  蹲在大楼侧面的一戴眼镜的记者紧紧盯着外面,生怕错过杜泽明的座驾。过了几分钟,他看见道路处驶来一辆劳斯莱斯,拿起挂在胸前的摄影机调近了距离往车挡风玻璃里看,好家伙,真的是杜泽明的助理。

  记者向后面的人拍了拍手,一个大步赶紧往前冲去,挡在了停车库门口,拿起摄影机就开始拍起来,一时间闪光灯与拍摄声咔咔咔地亮起。

  杜泽明的专车正要往地下停车库驶去,突然从大楼两边涌出了一群记者,拦住了去路,助理只能连忙刹车停下。

  助理有些紧张,想不到这帮人这么快就从秀山那听到了消息,有些无。他看向杜泽明:“杜总,现在怎么办啊?”

  “这估计是谁放出来的风声。不用管他们,你把窗帘都拉下。”杜泽明没有去理外面的景象,淡淡地说,手交叉在胸口不停转动着。

  “好的,杜总。”助理把四块窗的窗帘拉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块黑布铺在挡风玻璃上,就这样把车停在这里,与杜泽明一起躺在车上假寐。

  那第一个冲出来的记者看着他们的车子纷纷拉起了窗帘,有些烦躁,到手的一手好料就这样没了,用力踩了踩地面,小声啐了他们几句,这窗帘拉得也太TM快了吧。

  记者首战失败,无功而返,看来要拍到杜泽明的第一手好料只能等明天还是后天的记者发布会了。

  助理听着外面嘈杂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隔了一会儿,拉上窗帘往外看。外面那群人终于走了,心里歇了一口气,还好没让他们拍到杜总。

  助理摘下挡住车窗的黑布,驾着车往停车库里驶去。希望,今天他们公司能平安无事!

  电视台午间新闻,“秀山市一房地产建筑工地发生坠亡事故,目前原因正在调查”,女主持人动听的播音腔正在播报近日让两市人民格外关注的命案:“一个是本市的商业大亨,一个是没有任何背景的农民工,事故的真相到底如何,请听下次播报。”

  林清柔坐在沙发上,看着今日的本地新闻频道每日播报,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是高阳市的电视台按道理来说只喜欢播报与本市有关的消息,她回念一遍主持人的话,本地商业大亨,秀山房地产,难道……

  这是杜泽明的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工人坠楼?林清柔有些担忧,杜泽明现在会不会很麻烦。没有心思再去看电视,她拿起手机到论坛上面去查找近日的热门,一路往下滑,一路往下滑,论坛里面都是同一色的谩骂泽霖集团不厚道。

  林清柔把手机抱在怀里,神情有些恍惚,这么多网友同时在骂他,同时在骂泽霖集团,这好像……好像是有人在暗中操控,对了这就是宋苗经常说的买水军。工地发生了事故确实是真的,但也不能怪在杜泽明的头上啊!

  林清柔在原地走来走去拿不住主意,思来想去不知该怎么办,而且她也不太懂这方面的内容。

  宋苗送完货回来就看见了这一幕,林清柔在原地这边走走那边走走,不知是在干什么?做运动?看得宋苗眼睛有点发紧,她走过去伸手拍林清柔的小屁股,问道:“清柔,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嗯?林清柔看了眼身后的宋苗,自己居然不知道店里进来人了,心有些凉凉的,还好是宋苗进来了,自己今天做事也太不上心了。

  林清柔像是抓住了一根浮在水面上的苇杆,抓着宋苗的手和她说:“苗苗,杜泽明的公司好像是摊上人命官司了。”她一五一十把刚刚在电视上看到的新闻和论坛上看到的网友评论对宋苗说出来。

  “啊!这么严重啊!可是我也不懂这类法律的事情。”宋苗大吃一惊,想不到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杜泽明这下也太麻烦了。

  “唉,我该去问谁呢。”林清柔叹了一口气,踢掉鞋子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她今天穿了件浅蓝色的牛仔裤,显露出了她纤细笔直的腿。她靠在沙发背上,陷入了苦想。

  宋苗也很想为好友解忧,但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她在脑海中寻找了一遍,最后敲定了两个人:“清柔,你要不要去找下这两个人,他们可是高阳市的商界翘楚。”宋苗挠了挠头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杜宏明、林清河。”

  嗯……其实她一开始也有考虑过这两个人,但林清河现在和杜泽明不对盘了,而杜宏明和杜泽明两个人更是生死不往来的兄弟,她不懂要不要去找他们。可若不找的话,还能有谁那呢?有谁能帮到他呢?

  林清柔的脑海里渐渐浮现了连诺的名字,嗯……连诺,也只能是他了,林清柔打定主意,鼓起勇气,虽然她和连诺不熟悉,但他之前帮她捞回了吊坠还帮她在杜泽明面前说好话,他应该会见她的吧。

  林清柔想到了帮手,心中的郁闷消散了一大半,他应该能帮到杜泽明。她从茶几上拿起手机,抬头看着宋苗对她说:“苗苗,我想到了一个人,杜泽明的好朋友,连诺。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林清柔在联系人名单中找出连诺的号码,拨打了他的手机,滴滴滴,滴滴滴,林清柔举着电话静静听着,希望对方快点接起,过了很久,电话才被人接起:“喂,你是哪位?”他的声音略带沙哑,还在大喘气,像是刚刚跑完步。

  林清柔只把他那么久才接电话想成了在运动没来得及接,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带着轻松的语气对他说:“连诺,我是林清柔,我今天来找你有件很重要的事情。”

  连诺正要说话,酒店房间的浴室里慢步走出来一个裹着浴巾,头发半湿的金发女子,对着他说话:“亲爱的,你在外面干什么?我们接着来啊。”

  哈尼?继续?林清柔似乎听到对面传来一丝轻微的女声,还说了某些不可描述的词语,下意识以为是自己幻听了,直到对面又传来了一声哈尼,她的脸变得有些微红,想了一下,才意识到原来他的大喘气是……嗯……嗯那个。

  林清柔有些不好意思,不敢再出声打扰,停下来默默等着对面把事情商量完。连诺花了一分钟时间和金发女郎解释清楚,让她先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再上床等着他。拿起床上的手机继续和林清柔通话。

  连诺拿起手机一本正经地说着,完没有刚刚浪荡的样子:“唉,清柔让你久等了,你要说什么?”

  林清柔捋了捋思路,把事情一连串地说了出来:“是这样的,杜泽明在秀山市新开发的楼盘发生了工人坠亡事故,现在网上都在骂他,让他还命来。我不知道该怎样帮他,他的身边也没有人,我只能想到你了。”

  连诺静静听她说完,愣了一下,这件事情居然这么严重,杜泽明那边看来很棘手啊。连诺呼了一口气,点起一根烟走到阳台上和林清柔接着谈:“清柔,我现在在国外,要明天才能回来。你不用太担心他,这几天凭他一个人还是能搞定的。”

  他在国外啊!看来最近也只能靠杜泽明来撑着了。林清柔扬起一抹笑,对着连诺笑笑:“既然你在国外,你就先忙你的事情吧,我也相信他可以处理好的。等你有空了再来帮他吧。”两人接着说了几句,林清柔见他还有着约,便出声提议结束挂断了电话。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 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